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动综艺颠覆内容创新来疯打造全民综娱直播第一平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5:18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直播下半场进入淘汰赛,各大平台祭出战略级“杀手锏”。来疯直播8月底转型互动综艺,对传统秀场进行内容及模式升级,将服务对象从“土豪”转向普通用户,逐渐获得认可与强烈关注。截止12月1日,已经上线了50档好玩的互动综艺节目。

12月20日,来疯直播举办互动综艺疯享会,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携来疯内容运营团队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互动综艺制作团队,分享3个月来做互动综艺的经验与心路历程。张宏涛表示,从整个内容行业看,传统综艺已经走入死胡同,而互动综艺则是一片内容的新蓝海。但是做互动综艺其实比传统综艺要难得多,因为没有可以借鉴的案例,什么样的内容才能让用户接受并互动“疯玩”进来,需要内容制作团队不断的尝试与探索。而来疯作为这一内容的承载平台,将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帮助合作伙伴制作好玩互动综艺内容的同时,为之提供资金、技术、渠道等全方位支持。

用互动的方式生产娱乐内容 互动综艺让用户一起来“疯玩”

疯享会上,张宏涛一针见血指出,“近年来传统综艺愈加显示出头部化特征,想要做一个稍微不错的综艺节目,没有一个亿的预算基本没戏。即便有一个亿的预算,也不一定真能做好。这是因为,传统综艺投资成本越来越高,内容制作方法却没有太多创新与突破,很多综艺节目还在玩多年前的老梗。”

如何在互联网的时代,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生产娱乐内容?通过互动做出颠覆性的内容创新,正是张宏涛带领来疯直播做互动综艺的初衷。不过,从过去的点播综艺到互动综艺,诉求从好看到好玩,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做互动综艺来疯是首创,没有任何成功的模式可以借鉴。“当然,正因为这样,才更好玩。”张宏涛说。

如何才能做得好玩?张宏涛的思考是,来疯直播的互动综艺既要保留传统综艺节目3分钟一个梗的节奏,又要把互动环节设计得像一场游戏一样好玩。游戏里一般是一个LEADER带着他自己的公会和另外一个公会进行PK,而在互动综艺的“游戏场”,是一群主播带着一群用户一起演绎好玩的剧情。普通用户与节目的互动作为“游戏规则”的一部分,推动节目发展,影响节目走向,极大提升普通用户的参与感与娱乐体验,促使用户长久留在来疯直播的平台上。

具体到怎么做,来疯直播高级产品总监刘娟介绍,传统综艺节目一般有一个内容导播的角色,而在互动综艺里还增设了一个互动导播。以前的表演可能内容是内容,互动是互动,两者之间是完全脱离的,而来疯的互动综艺,内容与互动是深度结合的。

不做内容制造者 定位平台全力扶持制作团队

想清楚互动综艺的模式,张宏涛8月30日在合一集团全直播战略发布会上提出了疯火计划,三年内投入20亿资源打造500档互动综艺节目,把来疯打造成中国最好玩的直播平台。

三年内如何完成500档节目的制作?来疯自己不生产内容,通过承制或合制的方式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内容制作团队合作。对于这些合作伙伴,张宏涛表示,来疯抱着服务的心态,与他们一起学习、摸索,给他们全方位的帮助与支持。

首先,内容、资金上的扶持。张宏涛表示,说到互动综艺来疯无疑是最强大的。来疯虽然自己不做内容,但是为了帮助制作团队生产出更好的互动内容,来疯组建了一个三十多人的强大内容运营团队,他们其中绝大部分拥有传统电视节目制作经验,还有不少是游戏策划、社区运营等方面的人才。与此同时,来疯还为制作团队的内容提供保底的资金支持,每期5万元的制作费用虽然不高,但足够制作一期小体量好玩的互动综艺节目。

其次,产品上的扶持。好的互动综艺,需要好的技术产品支撑。张宏涛表示,来疯会持续为互动综艺开发配套的、用户体验良好的技术产品,让节目的互动效果更好。来疯直播平台除了点赞、聊天、送礼物这些最基本的互动方式外,还有投票等功能,接下来还将上线发红包、用户对战PK、连麦等功能。

第三,粉丝运营的支持。在张宏涛看来,一个节目就是一个IP。这个节目里的演员、网红,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粉丝,来疯希望和内容制作团队一起去运营好节目及粉丝,建立节目和用户、艺人和用户、以及粉丝和粉丝之间的连接。比如,来疯推出了一个基于粉丝的运营工具,类似于娱乐类的公众号,节目组可以通过这个公众号与用户进行沟通、交流,甚至对节目进行预热等,而用户的反馈也可以体现在这里。

第四,内容宣发上的支持。酒香也怕巷子深,来疯直播还帮助制作团队进行内容的宣发,吸引更多用户参与到互动综艺这样“好玩”的直播娱乐形式中。张宏涛介绍,虽然一个互动综艺节目每期的制作费用只有5万元,但来疯直播将持续投入资金与资源帮助节目进行推广,目前50档综艺节目的品推与活动的资金投入已经超过1亿元。而来疯作为阿里大文娱的一份子,未来还会把互动综艺的内容推到优酷、UC以及阿里音乐等平台,甚至把大家做好的内容剪辑成短视频,再分发到各个平台去,为内容制作团队提供一个矩阵式的宣推支持平台。

探索中升级互动模式 站在用户角度设计互动内容

无论是来疯的内容运营团队,还是与来疯直播合作的制作团队,大多数拥有做传统电视综艺节目的经验。在张宏涛看来,虽然互动综艺和传统综艺、直播综艺不一样,但综艺节目背后的原理是共通的。

几个月的磨合和实践,他们都对互动综艺有了更深的认知。来疯综艺节目总监陆晓峰分享了他的感受,“传统综艺是导演制作了什么节目,用户就得看什么节目,用户其实没有更多的选择。但互动综艺最核心的就是内容制作方要站在用户角度去考虑,内容制作方是为用户服务的,要带领所有用户参与到节目里去疯玩。”对此,许多内容制作团队的负责人表示赞同,而他们也通过实践深化对互动综艺的理解。

《七仙女与小怪兽》制片人孙琰和大家分享了提升用户参与的经验。这档最早设定是杀人游戏的互动综艺节目进行到第5期就遇到了瓶颈,“这种语言类的节目放在来疯这个强调互动和深玩浅看的平台上面,有一个明显硬伤,弹幕感的语言太苍白,光利用语言无法更好吸引用户。”为了改变这种状态,他们试着对游戏进行了解构:“把整个杀人游戏从一个小时时长拆解到十几分钟到二十分钟,同时加入复活赛、歌舞秀、发红包等互动环节。”而用户节目观看时长的大幅提升验证了“试验”的正确性。正是这样的磨合,孙琰认识到:“如《七仙女与小怪兽》这种将桌游和直播结合的互动综艺节目,一定要选取易懂的、不复杂的、有互动基因的题材才好进行改造。”

美食直播互动综艺节目《老板我还要》则以情感为基础,建立与普通用户的绑定。《老板我还要》节目总监张游游分享到,“为了加强用户的存在感,我们在节目中设置规则,只要有人给主播刷了飞机等礼物,主播就会在台前进行回馈表演,还会通过举牌的方式口播“用户赞助”。与此同时,节目组还会给通过弹幕、截屏等方式积极与主播互动的用户,送上主播手写明信片、四川美食特产等,营造主播与用户之间强互动的情感氛围。”这样做的结果,不仅增强了节目互动性,也增强了用户黏性,随着节目的持续“开玩”,很多用户不仅和主播,甚至和导演、道具摄像等工作人员成了好友。

互动综艺制片人郑雁飞分享了《我是你的夏威姨》的制作经验。这是一档两个美女主播在水箱进行PK的互动游戏节目。之所以选择这个题材,郑雁飞表示:“因为这是个水箱游戏,而美女和水的结合有看点并且是性感的。”用户如何能开心的参与到节目互动中?郑雁飞表示:“每一轮PK的胜负都由网友刷礼物的数量来决定;挑战失败的美女主播会接受水箱觅食、冰桶挑战赛、玉足倒酒、舌尖穿纸、卸半张脸的妆等惩罚措施,而惩罚方式也由用户说了算。”与此同时,他们非常重视用户反馈:“我们有专门的编导记录用户的留言,如果用户在节目中说话没被看到,节目结束后编导会单独跟他们互动,让用户真正感受到被重视。”

《巅峰队决》是一档女团PK类互动综艺节目。9大女团经历3个赛段、为期2个月的比拼,最终赢得冠军的将获得丰厚的奖励与全国巡演的机会。而谁能走到最后,来疯直播内容运营团队薛沛诗介绍:“决定权在用户手中。因为女团能否获得冠军,主要取决于女团能在用户那里争取到多少星光值。”为此,女团们不但要送上用户想看的舞蹈、表演,还要在各大主题房里做各种能让用户开心的游戏、接受用户提出的各种惩罚……与用户展开频繁互动。为了创造更多互动机会,《巅峰队决》还特别设计了线下演唱会PK环节。薛沛诗表示,未来《巅峰队决》还会给女团与用户提供更多的互动平台,“希望未来每个女团家族都是一个社区化的开放平台,女团可以在这个社区发布动态、美图、新作品等,也可以线上跟粉丝交流、为粉丝送福利。而粉丝可以通过签到、为女团点赞、分享他们的动态、发起女团活动等方式与女团互动。”这也是来疯直播正在探索的更深度的互动方式。

先帮助合作伙伴实现TO C端盈利 再考虑TO B端变现

互动综艺如何盈利是一个敏感而又现实的问题,直接关系到制作团队的创作热情。基于互动综艺的强互动特性,张宏涛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来疯的变现模式,互动综艺主要依靠TO C端的付费收入。

张宏涛说,来疯采用游戏化的思维去做互动综艺,有利于形成以游戏化为核心的付费机制。就像游戏玩家为了升级、拥有存在感花钱买装备一样,在互动综艺的游戏场,让每个用户都愿意为“惩罚”或拯救主播的情感付费。而为了尽快给互动综艺节目引流与实现盈利,来疯会根据平台主播和用户的属性进行分类,把来疯直播秀场里面的土豪用户和愿意付费的普通用户引流到互动综艺节目里面去,吸引这些用户为新的内容和互动机制买单。

来疯还建议把传统领域TO B的赞助方式如节目冠名、主持人口播等方式,运用到互动综艺节目里的个人用户身上。如在节目打赏较多的用户,主播会在牌子上写上该用户的名字,使用户拥有强烈的存在感,觉得自己在节目中占据了一个重要的地位。

来疯直播依靠这些变现模式,目前平台已经有十几档节目初步实现盈利。如《老板我还要》一期节目8000元的制作成本,播到第4期就实现了TO C端盈利。《野蛮先生》5万一期的制作成本,目前也已经实现盈利。张宏涛乐观预期,随着节目的不断优化,更多节目将很快实现盈利。

但张宏涛坦言,来疯直播目前暂不考虑TO B端变现。在他看来,做互动综艺来疯直播才迈出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所以来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携手内容制作团队做出更多好玩的互动综艺节目,让用户一步步深度参与进来,形成对来疯直播互动综艺的重度依赖。当越来越多的用户认可这种模式,来疯的互动综艺再逐步往音乐、时尚、旅游等垂直领域去细化。而随着节目越来越垂直化,TOB端的收入是能够自然而然实现的。而眼下,张宏涛将继续带领来疯直播推进“疯火计划”,与内容制作团队一起,将来疯打造成中国最好玩的直播平台。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桃源仙境安卓官方版

末日沙城官方正版

暴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