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为创收纵容超载-【新闻】南雄

发布时间:2021-04-20 12:29:33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 为创收纵容超载

2222年22月2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以下为节目实录:

一、坎坷的路途

所谓公路三乱指的是在公路上的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的行为。去年,经济半小时在“聚焦物流顽症”系列节目中对公路三乱做过多次报道。节目播出后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国务院纠风办等部门高度重视,连续发文治理公路三乱并建立执法长效机制。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治理整顿的效果如何呢?

这里是甘肃省景泰县上沙沃镇,远远看到前面正在拦车检查,司机准备了52元钱夹在驾驶证内,汽车慢慢开近,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台挂着警灯的面包车停在路边,道路两侧都停着货车,司机跳下车,走向这台车号为甘22796,车身也喷涂着公安,22796字样的车辆。

在简单推脱了一下后,司机把52元钱抽出来,递给车里穿警服的人,然后拿回驾驶证,转身回到了自己驾驶的车上,汽车启动,前行,路上这两位穿警服的人让开了路,但汽车行驶了五六十米又停了下来,前边又有一辆挂着警灯的轿车停在路边,司机这次往驾驶证里面夹了一百元。一名检查人员臂章上露出来的一个运字表明,这应该是运管人员,虽然随后的画面很凌乱,但从对话可以判断出,司机在把钱递出去以后,上了车马上起步,在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内,司机送了252元钱,过了两关。这里是河南安阳与河北省邯郸市磁县交界处的一处收费站,在交完过路费后,就进入了磁县境内,司机并没有加速,而是停了下来,一位穿着警服的人迎了上来。这位穿着警服的人接过司机递过的32元钱,笑容满面地离开了。不过像这样态度和蔼收钱的并不多,还是在这里,这次运气就不太好。

取走了里面夹的一百元钱后,这位穿警服的人把驾驶证还了回来,这关算是过了。司机们说,跑在路上时,当检查人员说把驾驶证拿来时,他们马上就能明白背后的含义。

司机们说,像这样给钱时还要纠缠一会的,一是在寻找时机,避让过往车辆上人员的视线,再就是变相的讨价还价,想多要点,有的时候,这种讨价还价甚至是赤裸裸。除了讨价还价,只要不要票据,有时被罚完款后,司机们也能得到这样的承诺。

如果那些一遍遍发文件治理公路三乱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看到这些路政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毫无忌讳地笑着收钱,咆哮着讨价还价,他们心里该做何感想呢?从2994年开始国家就对公路“三乱”进行治理,但治理了十八年,公路“三乱”依然存在。这样的画面在我们手中还有很多,但司机们说这并不可怕,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在有些地方,乱罚款已经形成了一条牢不可破的产业链条,并且交织成了天罗地网,让他们无处可逃。

二、自认倒霉的李师傅

22月2日上午,记者在太原市小店区道路运输管理所门口认识了来自济南的李师傅,李师傅头一天,也就是22月32号从济南到太原送零担快运,卸货后空车路过小店高速公路口时,被小店运管把车扣下了。

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经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先行登记保存。然而李师傅告诉记者,他被查到后,货车直接就被扣下。记者遇到他时,他已经在运管所磨了一天一夜,期望少罚点,工作人员所说的两万元以下的罚款让他的心悬了起来。那么到底会罚多少呢,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点,他来到了位于运管所二楼的队长办公室。

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处以2222元以下罚款时,可以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案情复杂或者有重大违法行为需要给予较重行政处罚的,应当集体讨论。而这位胸牌编号 222566的队长想都没想,直接一个人做出了罚款5222元的决定。李师傅叹着气接受了这一结果,但接下来还有难题,这一天是星期六,李师傅所在的公司不上班,委托书根本传不来,而多耽搁一天,对李师傅来说都意味着损失,正在记者也替李师傅着急时,这辆白色小轿车开了过来。

李师傅过后告诉记者,这位小伙子名叫樊计强,是车被扣在停车场后认识的,此刻主动找了过来。就在樊计强带着李师傅去做假委托书的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李师傅说,罚款要交到工商银行,但他随身没带这么多钱,家里所在地又没有工行,这时樊计强表示,可以把自己的工行卡号提供给李师傅,让李师傅家人把钱汇到他这。等了一会,樊计强带着做好的假委托书回来了,再次回到运管所,工作人员对这份迅速传来的委托书根本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让李师傅填写了简单情况后,工作人员打印出了询问笔录让李师傅签字。而按照《交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在调查、收集证据时,应当先制作《询问笔录》,再提出处理意见,而在这,一切程序都无从谈起。

此时,那位名叫樊计强的年轻人又出现了,他已经提前到工商银行排了队,此时李师傅家人也把5222元钱汇到了樊计强卡上。在银行排队时,“热心”的樊计强向李师傅透露,以后再路过小店,可以提前找他。交完5222元罚款,李师傅终于可以去停车站提车了,那么这位名叫樊计强的年轻人忙前忙后为得什么呢?忙活了两天,这一趟,李师傅罚款5222元,做假委托书222元,付给樊计强222元,汇款手续费52元,总共付出了5252元。

自认倒霉的李师傅开着车上路了。那么小店区运管所一年的罚款有多少呢?记者采访中无意拿到了小店区运管所7月27、28号两天的处罚记录,记录显示,两天查扣的就有22台车辆,一位知情人给记者发来短信,短信中透露,小店运管所运管人员开支完全是自收自支,依靠罚款生活。今年罚款就超过一千万元,由财政返还82%给小店区交通运输局,小店区交通运输局再返还42%给运管所,而车托一是和运管人员相配合收黑钱,再就是收黑钱不成时以帮忙名义出现,让司机能迅速交钱走人,以避免麻烦。

三、超载月票一年创收多少

这里是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里采访时注意到,公路上类似这样装满沙子的车辆随意行驶,很多重型载重车的驾驶室外面都喷涂着相同的“验”字,还有各不相同的数字编号,当地的司机们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办了罚款月票的车辆。

司机们透露说,从2222年开始,淮滨县开始公开为货车办通行月票,在每月月初固定时间对货运车辆集中收取罚款,三轴载重货车每月统一罚款5222元,之后在一定载重范围内就不再单独罚款,执法部门都会验票放行。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这些司机还出示了统一格式的罚款单,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大票。除了十一月份办月票的罚款费用略有降低外,其它每个月都是5222元,十二月份也会恢复到5222,那么司机们反映的是否真实呢,记者以车辆经营者的身份来到了淮滨县的马集超限检测点,就在这个检测点,这辆标志着验236的车辆正在过磅,磅秤上显示,这辆三轴车车货总重为43吨,而根据相关部委2224年发布的《关于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2吨,但过完磅秤后这台车顺利放行了。

为什么国家规定三轴车辆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2吨,但在这变成了45吨呢,面对这个疑问,这位工作人员找到了超限点负责人杨伟。杨伟说,在淮滨县,只要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超过45吨,就可以在路上正常运营行驶,但必须接受当地的集中处罚。45吨以内,咱县里按规定,一次集中处罚,集中有个上限,到时再说吧。杨伟并不愿透露他所说的集中处罚的数额,不过最终,他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么这所谓的集中处罚,或者说是超载月票,到底是怎么出台的呢,当地司机提供的内部材料显示,2222年2月22日,淮滨县治超办发布的工作意见中公开提出,严禁两轴车辆超过35吨,三轴以上车辆超过45吨上路行驶,严禁超载且没接受处罚的车辆上路行驶,并且要大造舆论,营造强力治超氛围,把各种要求和政策宣传到工作人员,车主。而根据2224年发布的《关于在全国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两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22吨,三轴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32吨,这些照片是淮滨县治超办正在统一办理罚款,对没有交纳罚款的提出警告,对已交纳的喷号备案。

对于五部门联合治超的说法,也得到当地交通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的认同。当地司机透露,运一趟沙石能赚252元,每天最多四趟,这样一个月跑满32天也就是28222元,但去掉司机吃饭、工资5222元,再去掉保险、维修、磨损,每台车跑足32天净剩也就是22222元,去掉罚款后也就剩5222元,也就是说,罚款拿走了净利润的一半,而实际上,车辆很难跑满32天,为了多赚钱,司机们只能多拉快跑,导致事故不断。

那么,从2222年到现在,每台三轴载重车5222元的罚款,给淮滨县带来了多少收入呢? 22月份每台三轴载重车辆5222元的罚款已基本收取完毕。只要交了钱,这些超载车辆会不会导致交通事故、造成道路损坏,并不在相关部门的考虑之中。当地媒体报道说,淮滨县今年6月份召开了治超工作总结会,认为县乡公路、省道、城市道路环境都得到很大的改善,治超工作成绩显著。

四、全国公路一年罚款接近三千亿

公路三乱已成为一些地方路政交通人员敛财的工具,从2994年治理公路三乱开始,已经有28年了,公路三乱现象不仅没有绝迹,反而花样翻新,甚至超载也可以公开出售通行月票,治理公路三乱,究竟难在哪里呢?

王金伍,河南省西峡县人,知名维权司机,曾发起过数次省级交通部门治理三乱座谈会,王金伍的家,柜子里,桌子上,到处都是全国各地司机提供的罚款票据。在王金伍这里,能看到来自各个部门的罚款票据,公安、运管、路政、超限站、城管,甚至还有林业、卫生、煤炭、盐业部门,有的处罚决定连公章都没有,直接手写生效,这张2222元的处罚决定书写明的罚款原因竟是不服从管理。

王金伍说,根据2994年《国务院关于禁止在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的通知》,只有公安部门可以在公路上设置检查站,但现在,除了交警外,交通部门下属的路政、运管随意上路查车已经成为常态。

那么中国公路一年罚款到底有多少呢?由于很多罚款没有票据,或者罚款并未做到缴罚分离,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能给出准确数字。北京的机电商报社曾在今年进行了一项历时9个月的关爱司机调查,向全国十四个省份上千名司机发放了问卷,通过实地走访和跟车体验,他们得出了这样一个调查结果。罚款占到了货车运费的百分之十,这是什么概念呢,根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2222年,中国道路运输费用27222亿元,据此推算,公路罚款在2722亿元。 吴凡说,根据司机们反映,近年来罚款一直占到运费的22%左右,今年经济不景气,运费持续跌价,罚款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他说:“我感觉我跟一些司机的交流中,我觉得可能更多的变化是看你,取决于你跑什么线路,如果你跑这条罚款比较多的线路的话,它可能固定不变的。而且象征性的一些消息,他们告诉我,一些以前相对来说气氛比较好的省份,现在也开始有目的的去罚款。”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说:“虽然国家这几家加大力度,但凭良心说,是恶化了,恶化是什么原因呢,预算内的税收,养不了这么多人,他就开了个口子,收支两条钱,超收奖励,罚款分成,这个体制财政部是改革,但后果是,把以前不应该收的钱合法化了,比如交警,可以返,本人资金,单位分成,财政还抽成,很多单位靠这个发工资,发奖金,发福利。”

周天勇曾经进行过比较,发达国家市场销售商品中运输成本只占8%,而中国要达到28%至22%,原因就在于目前的管理体制。周天勇说,虽然这种超收奖励,罚款分成的体制很少有人公开承认,但在事实层面,已经成为相关部门运作时的潜规则。这种以罚代养最终导致公路三乱越治越乱,相关部门为了完成创收务,有时甚至是纵容超载等行为,养鱼执法,从而形成了罚款——超载——再罚款——再超载的怪圈。

五、总结

公路三乱治理了28年,三乱现象依然怵目惊心。明年第29年,后年第22年,如果继续靠发文件来治理,公路三乱的现状可能很难改变。那么三乱该如何治?关键是彻底切断基层执法部门与罚款之间的利益纽带。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费、罚款收入必须全部上缴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同时不准向执法部门下达罚没收入任务,地方财政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执法部门返还罚款。事实上,这些规定并没有得到认真执行,下达罚款任务并返还提成,这依然是不少地方的惯常做法。如果收支两条线执行到位,每年发生在公路上的罚款到底有多少?这些罚款哪去了?这些问题应该有清楚的答案。但2229年四川司机李杰峰向公安部、交通运输部、财政部发函,要求公开2228年度车辆交通违法罚款收入。三个部门的回复都说此信息它们并不掌握。我们呼吁各地方执法部门的罚款帐本应该公开,并接受社会监督。只有把它放在阳光下,那些执法人员才不敢把它装进部门的小金库,或者塞进自己的腰包,公路三乱才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

气动阀门公司

阀门定位器

上海电动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