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艺谋传记作者回应张伟平反击做好应诉准备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00:21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张艺谋传记作者回应张伟平反击:做好应诉准备

周晓枫(资料图)

腾讯娱乐讯(文/程佳)近日,张艺谋文学策划周晓枫推出新书《宿命:孤独张艺谋》,一石激起千层浪。书中,作者详细记录了张艺谋和张伟平这对中国电影昔日的“黄金搭档”从兄弟走向决裂的过程,更历数张伟平挑拨张艺谋与巩俐的恋情、拖欠张艺谋片酬、虚报电影投资、策划爆料张艺谋超生等猛料,被媒体总结为“张伟平被曝有负张艺谋10宗罪”。一时间,不仅舆论震动,连张伟平也出言愤怒反击,“恶意炒作,无中生有,将用法律武器戳穿谎言”,二张恩怨疑似再度激化。

作为张艺谋的身边人,周晓枫为何在“二张”事件淡出人们视线之际旧事重提?素来不愿卷入口舌之争的张艺谋为何愿意授权爆料诸多往事?作者又是如何看待来自张伟平的抨击?今天,腾讯娱乐获得了作者周晓枫的回应,对这些疑问进行一一解读。

一、为何选择此时出书?

周晓枫:创作初衷在前言《有所知》里已经讲得很清楚,大家可以去看书。(前言摘选:无锡滨江区计生局向张艺谋夫妇寄发社会抚养费征收书:被罚7487854元,限30日内一次性缴纳。消息一出,自然又成巷议。翻看网上种种跟帖,我五味杂陈。就是在这天,我动心写作这本书,写出我目睹却令他人难以置信的真相……在张艺谋身上所发生的悲剧、喜剧和闹剧,一切,不仅属于他的个案,也是我们生存这个时代的某种侧证。)

二、是否经过张艺谋授意和授权?张艺谋有无删改内容?

周晓枫:我从陈婷那里拷贝了他们家的影集交给出版社挑选,使用这些图像资料,出版社需要授权。涉及隐私,我需要让当事人知情;其他我作为旁观者的评论,不需要张艺谋授权。我动笔时没有透露消息,直到把完成的样稿交给张艺谋和庞丽薇,让他们核实时间、地点和人物等是否无误,只是为保资料的准确性。张艺谋见到打出来的十几万字,很惊讶,没想到我事先没有节目预报。

关于我对张艺谋的评价,甚至讽刺和批评,他本人没有做出任何调整和修改,因为他认为那是属于我的看法和观点,他无权干涉。张艺谋渴望创作自由,也会尊重我的创作自由。

三、是否专门针对张伟平?

周晓枫:如果《宿命》就是挑衅之书,那它没什么价值。请注意,书名是《宿命》,不是《宿敌》。我写的是张艺谋的性格和命运,张伟平和其他人物一样,只是刻画张艺谋所需要的素材。娱乐新闻热炒的“十宗罪”,把我的形象搞成替主子叫阵的狗腿子,非我初衷。

其实在书里,我对张艺谋也不客气;换言之,我对张艺谋和张伟平都有批评,也都留了分寸。比如,我尽量不涉及隐私,尽量考虑彼此的尊严和面子。《宿命》不像媒体说的是一本复仇之书,我既无兴趣、也无体能去从事摔跤运动。

四、是否认为张伟平是张巩分手的罪魁祸首?

周晓枫:张艺谋不是未成年人,他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一系列的问题,是张艺谋性格里的必然。张伟平只是起到外在的影响作用,虽然,是非常重要的影响作用。但,把所有的不是都归罪于张伟平,不公道。

而且,不能一辈子咳嗽,都赖小时候呛过一口奶——《宿命》里写了,二张分手之后,茶还没凉,张艺谋接着栽跟头。以我的观点,张艺谋现在也没接受教训,保不齐什么时候又得陷入麻烦。性格导致,这是他的宿命。

五、怎么看待张艺谋?

周晓枫:我从来不认为张艺谋像蜡制水果那么光可鉴人、完美无缺,他的毛病、弱点和缺陷都很明显,但我也不认为,身上有几个虫子眼儿他就不是苹果了。他的性格里,有极端对立的部分,宽阔到可以放进对称的反义词。对张艺谋的看法,我已详细地写在书里,不必赘述。

六、很多事情并非亲历者,来源何处?怎证真伪?

周晓枫:我的记录来自与当事者的沟通。张艺谋不是一个愿意主动倾诉的人,但我是个愣头青,分不清美人痣和疖子的区别,什么事儿都直眉瞪眼地追问,逐渐获得一些答案。书里涉及的人物众多,之所以有姓名、时间和地点,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去查验真伪。

七、新画面即将提起诉讼,如何准备?

周晓枫:张伟平立即做出反应,符合他的性格。我原来猜测他们会用泼脏水的方法,甚至拿男女之事大做文章,先把事情搅浑,把张艺谋名声搞臭,这样又陷入“狗咬狗”的局面,对张艺谋的打击算是“为民除害”。没想到新画面选择对簿公堂,法律诉讼便于社会监督,公开且公正,非常好。这回没有“下三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抱歉。看到新画面的声明以后,我准备好了物证和人证,随时听候法庭的传唤。

八、为何要冒风险出书?

周晓枫:无知加盲目,可能比勇气还像勇气。我本性善良懦弱,惧怕冲突。甚至我一边写,一边还在犹豫,要不然避实击虚,糊弄糊弄,向金老师交差得了。可我希望自己的写作能够“修辞立其诚”,结果,像个生性鲁莽的人不会说客气话了,写成这样。为什么,我不过讲几句实话,就要冒这么大风险?说假话,倒不需要勇气,因为不必冒风险——我想不通这里面奇怪的逻辑。

九、对人身安全担心吗?

周晓枫:坦率地说,我不能预测后果,不知道埋伏在短暂或漫长道路的那端是什么,是否从此难以摆脱追剿的阴影。那些提醒我注意人身安全的朋友,那些慷慨为我提供避难所的朋友……真的,铭感于心。为了维护生活和内心的平静,我的确需要出去躲避一段时间。虽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躲到十四,也是美好的。

云南外墙弹性漆

北京防静电工作椅

太原地铁型材

吉林真空泵油价格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