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慧勇金融市场利率走低社会融资成本依然偏高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8:16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李慧勇:金融市场利率走低 社会融资成本依然偏高

主持人:欢迎进入首席看市。我们知道央行货币政策的一举一动都是直接影响着投资者的预期,上周央行下调了正回购利率,尤其引起了机构的高度关注。如何理解央行下调正回购利率的意义,第二个是正回购利率下调与存贷款利率之间又存在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两个问题对于判断央行在年内的货币政策走向是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申银万国证券宏观经济首席分析师李慧勇,来听一听他对这些问题的分析,慧勇,你好。  李慧勇:你好。

主持人:我知道前期外界所说的定向宽松,其实就包含了人们现在所分析的央行下调正回购利率这样一系列的动作,动作的推出,是为了切实降低金融体系利率水平或者说是为了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系列的举措7、8、9月份以来,市场上真实的利率水平是不是如人们预料的那样有明显的降低呢?  李慧勇:利率的话,它分为广普的利率和狭义的利率,狭义的利率,大家关注比较多的是银行间市场的一个利率走向。从这块情况来讲,二季度呈现一个显著的下行,但是三季度还有一些因素的一个干扰。可能以国债利率和银行间利率为代表的话,有一波上行,但是最近的话,出现的一个状况是伴随着我们央行的一个正回购利率的一个引导,又再次出现了下行。相对广义来讲的话,我们可能更关注的,和实体经济有关的是一个广义融资成本的概念。它主要是衡量实体经济获得资金的一个价格的一个变化。从这个数据来讲的话,一个大概的趋势是,社会融资成本仍然是在高位,但是从边际上来讲的话,停止了上行。在二季度末期开始有所下行。  主持人: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现在处,从您的观察来看,停在了高位,但是什么时间会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下行,这一点您的判断,有没有一个时间方面的概念?  李慧勇:这就要从社会融资成本的几个构成要素来看了,从社会融资这样一个构成来讲的话,主要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的话,就是表内的信贷融资,占50%左右,第二类的话,说是内信贷融资,大概是在30%左右。第三类的话,可能以债权和股票为代表的一个直接融资,大概是占15%左右。从这样一个三类格局来讲,现在呈现的态势是,债券发行的资金成本是下降非常迅速的。而表外的融资,在我们国家加大表外信贷治理的情况下也有所下行。能够决定社会融资成本高和低,下降的幅度快还是慢,就取决于我们居高不下的一个信贷成本能不能下行。从目前情况来讲的话,由于信贷,它受到负债成本高企,大量的资金价格仍然是比较高,这样一个制约,因此总体上的话,下行态势会比较慢,到底什么时候能下行,就取决于我们是不是能够采取措施,切实地降低我们企业从银行间,从银行获得的间接融资的一个成本。  实体经济融资贵问题未能有效解决  主持人:有些分析人士也认为,社会融资成本如果要真实的去降低的话,无外乎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社会资本的交易,是不是能够放开。如果放开的话,这个交易的成本就可能会使表现一个社会的真实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就来自于央行的货币政策和利率政策的引导了,从现在来看,央行下调的正回购的利率,这一次正回购的利率下调,也被某些机构和专业人士认为是一次降息,你的观察怎么样?  李慧勇:我认为降息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正回购利率是我们银行间市场利率的一个定价基准。这次20个BP的下降,直接导致了相关的中短期和长期利率产品的一个下降。应该说是这是非常显著的。等同于可以说就是一个降息。但是我们不能够忽视我们刚才提到的一个广义融资成本。它的构成更多的是取决于我们信贷的资金价格能不能下来。而按照西方的一个市场经济的一个逻辑,是可以通过调整银行间资金价格、引导或者说改变银行的一个资金成本,从而改变我们最终端客户所受到的一个贷款的一个利率。也就说是这两个是一个等价的。比如说是美联储的联邦基金率的调整,就是通过联邦隔夜拆借利率的调整,影响最终端按揭和企业获得的一个信贷利率。  而在中国目前情况下,由于两个市场相对来讲还是在割裂的一个状态。银行间市场的利率在下降,很难顺畅和很难迅速地传导到我们实体经济。因此的话,能看到有格局是银行间利率迅速下降了,代表了政策的一个引导意图,但是最终的信贷成本,可以说企业获得信贷的一个价格能否下降,我觉得还是取决于是不是有新的一个政策出台。比如说是我们一直在呼吁的降息。  稳增长为首位逐步推进改革措施  主持人: 7月和8月汇丰制造业的PMI的初值都出现了一个下挫的走势,9月出现了一个反弹,这个反弹超出市场人们的预计,昨天在A股市场中也有所表现。从您的观察来看,9月,汇丰制造业PMI的初值,这个变化对于后期10月、11月、12月到年底之前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李慧勇:应该说是9月份的汇丰PMI可以用喜忧参半来形容。喜的话就是印证预期的8月份是一个低点。9月份可能接下来的一个数据会有一个缓慢的一个回升。这个可能代表了我们工业增加值,代表的一个经济的一个走势。8月份的6.9%可能是年内的一个最低值。  第一个方面的话,我们要关注的话,可能是两方面。还是让人担忧的。一方面的话,内需订单还是相对来讲是处在一个比较低的一个位置,而外需可能是稍微好一些。也就说外需乐观,内需疲弱这样一个格局还是在延续的。  而第二个方面的话,可能就在于我们一直比较关注的价格,因为我们会看到产能过剩,它在价格领域是表现的最为直观的,假如说是价格压力,下降压力比较大的话,就说明我们产能过剩压力会比较大,需求仍然是不足,而从PMI显示来讲,我们价格的下行压力仍然是非常大的。就意味着我们还是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应对房地产为代表的需求的下滑,对中国的投资,对中国的消费带来的一个不利影响。在这方面的话,我们的国家还是应该要保证全年的目标实现的话,还是应该加大我们稳增长的一个力度。比如说是加快前期我们安排的一些政策、项目、基建项目的一个设施,进一步加大我们小微企业的一个支持,包括我们加大一些有助于短期稳增长效应的改革的力度的改革措施。比如说是我们土改、国企改革、能源、铁路等破除垄断这样的一个改革措施的一个推进。  主持人:对于稳增长,我们需要大量的改革措施的推进,我们看到前期已经有不少的改革措施已经陆续出台了。这些改革措施会不会在有一定滞后的效应逐渐的去显现。这些效应如果显现出来之后,我们结合到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方面,是不是需要进一步的去扩大我们过去前一段时间所说的微刺激,把它微刺激扩大一些范围呢?  李慧勇:我的判断是,宏观政策,它应该完全是服务于宏观经济形势的一个需要,假如说是经济总体压力不大的话,我们可以微刺激,以结构调整为主,而一旦是经济出现一个新的苗头性的向下这样一个趋势的时候,我们政策应该是毫无疑问应该转向,而从8月份的数据来讲,毫无疑问,我们经济下行压力是在加大的,毫无疑问,我们应该加大稳增长力度,一方面的话,应该是引导市场的一个预期,表明一个态度,我们应该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一个位置。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