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管理混乱陕天然气管理项目进展不畅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58:20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管理混乱 陕天然气管理项目进展不畅

中国储能网讯:施工方中途“跑路”,业主陕天然气(002267,股吧)(002267.SZ)只得将“汉中至安康输气管道工程”(以下简称“汉安线”)五标段工程转包,自食2015万元工程损失。

不仅如此,陕天然气2008年上市时的头号募集投资项目“宝鸡—汉中天然气管道工程”(以下简称“宝汉线”)的佛顶山隧道工程,亦存在隧道项目“烂尾”、施工方项目管理混乱等问题。

经济观察报记者去西安、汉中对上述事件进行实地调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宝汉线及汉安线部分工程存在质量不达标问题,例如埋深不足导致管道裸露、损坏,目前工程整改仍在进行。

9月10日,陕天然气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拟募集不超过10亿元用于“靖边至西安天然气输气管道三线系统工程”、“补充流动资金”。

2015万元损失自担

汉安线为陕天然气自筹资金建设项目。其2013年半年报显示,汉安线目前仍属于在建工程,主体工程已经完工,工程预算额为8.05亿元;但其2012年年报显示,该工程预算额为7.22亿元,这与上市公司2010年年报时的预算额一致。

2010年7月17日,陕天然气与河北建设集团签订汉安线五标段线路工程施工合同,合同总价5499.02万元。

但在河北建设集团完成80%工程的时候,却选择了单方面终止合同,同时拿走了80%的工程款4399万元。“工程队突然就撤了,当时说是当地关系比较难处,再干下去就会亏损。”接近该项目的胡先生表示。“这个事很多人都知道,合同有问题,施工方违约而上市公司并没有追究。”胡先生称,“河北建设集团拿走的80%的工程款里,里面还包括陕天然气欠老百姓的征地款。”

陕天然气董秘梁倩则对河北建设集团单方面终止合同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考虑到当时工期的压力,我们更换了施工单位河北建设集团。”“五标段所处的位置问题复杂,我们原来提出按土坎恢复地貌,但大部分村民提出按浆砌石恢复地貌;管道沿线,工艺设计时是耕地,但施工时村民说是宅基地,难以协调;部分村民对业主、施工人员、机具等进行了阻挠和扣押,导致无法正常施工。”梁倩表示。

2011年9月,陕天然气将汉安线五标段剩余20%的工程转给了胜利油田胜利石油化工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胜利油建”),剩余工程的合同总价款为1061.22万元。“根据一般经验,20%的工程给20%的钱根本就干不下来。”胡先生表示。

果然,2012年12月25日,陕天然气与胜利油建签订了补充协议书,汉安线五标段新增工程预算总价2015万元。

2013半年报显示,汉安线工程增加预算额8300万元。

工程管理问题不仅限此。另据本报了解该工程部分管道埋深不足、露管、管道损毁等问题比较普遍。“按照施工要求,管道埋深必须达到1米,但很多地方都没有做到。河北建设集团施工的那80%的工程,很多处质量就没有达标。”胡先生透露。

标志性工程变“烂尾”

佛顶山隧道工程是宝汉线中唯一一个隧道工程,其余皆为管道铺设工程。

2009年8月陕天然气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届会议的会议材料显示,该隧道为目前亚洲最长的管道隧道。

这一标志性工程的设计方案显示,佛顶山隧道设计长度4783米,宽2.5米,墙高1.5米,拱高1.5米,投资概算为4651.3 万元,计划于2010 年5月完工。

昂贵的隧道方案一开始就存争议,执行不到半年,又改为铺设管道绕行方案。“这当初违背了很多人的良知和判断。”胡先生表示,“天然气属于气体,密度比较小,允许高差比较大、起伏比较大的管道存在,如果是原油、成品油、水管道,就会尽量减少落差,更多会选择投资比较大的隧道模式,而气体管道就可以翻山越岭,气管道就没有必要打隧道。”

陕天然气9月10日披露的《董事会关于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放弃隧道方案的原因在于延误工期,最终采取管道绕行方案。

而废弃的隧道却永远留在了佛顶山。出汉中市区沿316国道蜿蜒的盘山公路一路向北,在距离汉中市区约30公里的公路东侧,“汉中至安康输气管道工程”中途经留坝县青桥驿镇与汉中市汉台区交界处的佛顶山便出现在面前。

11月初,在刚下过小雨的泥泞工地上,爬过攀援而上的山路,佛顶山隧道北口便出现在记者面前,隧道口已经被混凝土封死。

从该工期承包商安蓉建设总公司2008年12月23日正式掘进到2009年6月1日双方商议停工,历时159天,共掘进797.6米。“其实这应该是正确的方案。”胡先生表示,“而管道绕行方案肯定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隧道单位造价按米来算,而管道是按公里计算。”

前述陕天然气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届会议的会议材料显示,预计隧道部分工程费用约为700余万元。

上述《报告》中显示,绕行后对投资额和项目的预期效益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当初的项目方案论证,陕天然气董秘梁倩表示:“佛顶山隧道工程确定隧道通过方式,是经过设计单位和专家评审确定的,不是公司单方面决定的。”

2009年3月3日,该工程的设计方——中国石油工程设计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一名助理工程师,在《天然气与石油》杂志发表了《佛顶山特长隧道设计浅谈》的论文。该论文认为,佛顶山隧道断面小,大型设备无法进人作业面,限制了开挖掘进和出渣的机械化作业程度,影响施工进度。

该论文亦证实了佛顶山隧道工程的史无前例,“佛顶山隧道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参照其他行业的特长隧道进行设计、施工,对一些施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新问题还缺乏专门的研究,需要进行监控量测,根据量测数据及时调整设计和施工参数,确保隧道安全、顺利建成。”

接近方案设计方中国石油工程设计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的一位人士表示:“该方案设计画图是一方面,实施是另一方面,有些事也不好去说,但最终原因不在设计方。”

另据本报了解,根据监理单位的监理报告,陕天然气认为安蓉建设总公司人员、设备机具投入不足,按照投标文件应到位主要管理人员2人,施工作业人员260人,但实际到位管理人员仅8人,施工人员70人;施工设备机具240台/套,实际到位96台/套;且主要管理人员包括项目经理、项目总工程师等无一人与合同约定相符。其次是项目管理混乱,没有真正熟悉隧道施工技术、工序、措施的管理及技术人员。

“安蓉公司是层层分包,最后分包到下面没法干了。”胡先生称,“安蓉公司底下有的工程队没拿到钱,找安蓉没要到,最近又跟陕天然气公司扯皮,实际上当时包给安蓉公司是一次包死的。”

梁倩对于分包一事予以否认,“根据合同规定,主体工程是不能分包的,确实是有工程施工人员到我们公司来访,请求公司协调解决安蓉公司所欠工资问题,目前这些问题已经解决。”

此外,宝汉线部分地段亦存在埋深较浅的问题。“现场情况分析,管道变形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1.该处管道埋深较浅,仅为50~60cm;2.管沟内回填有较大石块。”一份相关资料提到。

“这是普遍性问题。”胡先生说,“目前还在整改。”

对于汉安线与宝汉线的工程质量问题,梁倩称:“不同的地质地貌,挖管的深度、宽度以及回填地貌恢复都有要求,施工的过程中会改变原地表结构,今年上半年陕西降雨量也蛮大的,地貌结构两到三年才能稳定。”

宝汉线于2010 年3月16日就已经全线贯通,至今已有3年多的时间。

广州插线

福建复合盐雾试验机

湖南斜梯

合肥吸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