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甲壳虫乐队和英国足球将造访上海世博会服装

发布时间:2019-09-20 16:15:48 阅读: 来源:清水泵厂家

甲壳虫乐队和英国足球将"造访"上海世博会

利物浦人没费多少功夫就决定了带什么礼物参加上海世博会——一句话,“世界上最好的”。

他们带来了最能代表利物浦的东西:阿尔伯特码头(Albert Dock)、绳索工场地区(Rope Walks)和圣乔治大堂(St. George Hall)……当然,不可错过的还有这个城市引以为傲的文化符号——甲壳虫乐队和英国足球。

作为唯一一座由地方政府和投资方共同设计建造的英国城市场馆,利物浦馆将历史遗迹和城市复兴的成就浓缩在900平方米的场馆内。

场馆通过内、外两个展区来表现这个城市。外部区域是利物浦世界遗产遗址的模型,并通过液晶屏讲述利物浦的文化和历史;内部区域则是虚拟生活体验区,游客可以通过虚拟设备体验利物浦的建筑和环境。

古今对比可谓利物浦馆的最大亮点,这也符合近年来利物浦人的意识转变。从发现城市中滨水遗产的重要性,到对这些文化遗产进行为期十年的大规模改造利用,最终使之成为城市复兴的基础。在利物浦馆中,人们将深切感受到——地方政府如何与企业及社会团体合作,利用城市的既有文化资源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和解决就业。

利物浦:衰败母港的重生

走在默西河畔,一片现代气息浓郁的英式建筑蔓延开来,如同即将驶离船坞的舰队。

形成反差的是,在肃穆建筑丛中,能见到各种古灵精怪的酒吧、书店,还有那引人入胜的美术馆与博物馆。西装革履的金融人士与衣着花哨的创意工作者在同一条街巷来回穿梭,这让在街头休憩的游人看得兴味盎然。

这就是如今的利物浦,一个够“潮”的英国城市,一如40年前独树一帜的甲壳虫乐队,在时代节拍的顶端散发着自己的活力。

但在30年前,默西河畔全然没有活力的味道。这座英国最早进行海外贸易的母港在一夜之间输给了南部的新港口,同时没有新产业接替。一旦失去发展动力,随之而来便是消极情绪,悲观前景一如大西洋上空阴云密布的天气,让利物浦人呼吸沉重。

穷则思变

1715年,扼守北大西洋入海口的大英帝国,为满足自身对奴隶贸易和工业品贸易的巨大需求,在西北部的利物浦建成英国第一个船坞。紧要的地理位置和本地人的聪明才智,让利物浦从一个500人的小镇快速成长为当时英伦全岛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都市,并逐渐成为来往美洲“新大陆”、非洲和远东的主要进出口。

随着19世纪席卷欧洲的工业革命,利物浦也当仁不让地成为英国的主要工业区,并奠定了英国最兴旺和最大海港的美誉。如今那些大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建筑也大都落成于这个黄金时期,包括天才工程师杰西·哈特利(Jessey Hartley)设计的那座世界上最坚固的码头之一——阿尔伯特码头。

不幸的是,刚走上繁荣的利物浦马上遭遇了衰败,这源于航道环境的恶化。20世纪中期,淤积的泥沙堵塞了航道,但清除泥沙的成本相当于再建一座新港。与此同时,新兴的大规模远洋运输业务开始向英格兰南部城市转移,利物浦大部分与港口运输相关的行业迅速萧条,本地人纷纷赴外谋生。一夜衰败的利物浦人无法承受这种心理落差,昔日繁荣的城市渐渐变成极端主义者和犯罪之徒滋生的温床。

更大的打击是德国纳粹的轰炸。1941年的“英国大轰炸”让利物浦的工业成就彻底化为废墟。战后重建仍无法让利物浦重新振作,连后来“甲壳虫”掀起的利物浦风潮也无法拯救病入膏肓的城市。到1993年,利物浦曾经引以为豪的船坞和传统制造业不仅不复存在,还沦为欧洲最贫困城市之一,曾经的历史遗迹则沦为城市前行的沉重躯壳。

转型成为利物浦的唯一出路。

官商民共同体

救活一座城如同救活一个人,很难判定是哪种急救方式起到关键作用。利物浦的成功并不代表它的经验是万能药方,但毫无疑问,利物浦人的聪明才智再次改变了这个城市的命运,一种官助民办、亲如伙伴的融资关系成就了一个崭新的城市管理模式。

为实现地方议会、政府和民间资本的合力,一群坚守利物浦的官员和商人组成了一个囊括议会、投资、商业、教育、教会甚至艺术和体育等社会组织在内的共同体,共商大计,重振利物浦。为了完善这一合作关系,共同体在1995年以“发展与投资伙伴”的名义成立了一个管委会,最初目的是配合竞标欧盟特别基金并对其进行管理。

这个“利物浦城市委员会”的职责是代表政府、市民和投资方,加速实现城市的战略转型,吸收商业资本,解决本地就业的同时吸引外来人才,让利物浦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每一个战略性的复兴议程都针对全体成员提出设想、目标和任务,并且可以领导全部合作伙伴中任何一个合作者。

委员会设有董事会并由一名资深投资管理人作为董事会主席,随之而来的改变就是委员会正式改组为一家名为“利物浦视野”的股份制公司,以其明确的前瞻性为利物浦的发展作出规划建议。

“我们在利物浦的主要工作一直是找对的伙伴。合作伙伴既可以有官方背景也可以来自民间,只要证明他有能力实现城市遗产的改善。”利物浦视野投资与企业部主管麦克·泰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也经常提醒和帮助投资方如何在日常运行中保持吸引力,实现更多盈利。”他说。

过去十年,高达100亿英镑的民间和政府投资被泰勒所在委员会批准用于利物浦的重建——尽管利物浦人更倾向于称“重建”为“再利用”。

泰勒表示,这些投资的使用并不是由委员会利用手中大权“审批”的。

“我们不会去指定某个商业团体来运行某个项目。相反,我们相信通过市场主导,外加一定政府协助的模式来实现资源最佳配置,让最合适的商业资本自主把握机会。”他补充道。

以利物浦黄金时代的绳索工场(Rope Walks)街区为例,在改造以前,这里曾是各色夜总会、酒吧和外来人口聚居的杂乱区域。更糟的是,这里的居民有近一半为居无定所的流民,犯罪率也居高不下。

针对这一“罪恶街区”,利物浦的中小企业联合会最终提出了委员会成员都满意的行动方案:把它改造为一个中小型企业的聚集区。

于是从1998年到2000年的三年里,共计投入基金9839万英镑,其中包括欧盟基金1772万英镑、英国政府的公共基金2207万英镑、直接个人投资3015万英镑和融资性个人投资2845万英镑,各类资金渠道均不可或缺,荣辱与共。现实是,共同的责任和行动不仅让该地区恢复了活力,成为了资源自给的社区,并且吸引了一大批创意产业人才在这里建立了各式各样的艺术工作室。

[1][2]

南京站送客85万人次创同期最高纪录

邵佳一国安平局因为疲惫间歇期要好好歇歇

阿里巴巴究竟值多少钱曹磊

中超日之泉遭卓尔双杀继续排名倒数第三